COLLEGE OF COMPUTER SCIENCE NCTU

莊仁輝老師:向「上」的力量

 

Faculty Coffee Time 教師經驗分享會

莊仁輝老師:向「上」的力量

文稿整理/林珮雯

 

為增進本院教師經驗交流與分享知識,本學期邀請本系莊仁輝教授以向「上」的力量為題與全院教師演講,從他登山健行、尋找極光的經驗,體悟到要傾聽自己心裡的聲音,即使旁人不支持、遇到阻礙,只要內心深處覺得是對的想法就要堅持,勇於嘗試才有成功的機會,這道理也適用在研究工作上。

*百內國家公園健行 ─ 背包套的最後一瞥

 

莊仁輝老師首先暢談智利百內國家公園健行經驗。2007年的冬至,莊老師抵達南美洲南端的巴塔哥尼亞,開始五天四夜的百內國家公園之旅。沿

著最經典的「W」健行路線,可以看到百內公園內最負盛名的幾個景點,包含百內三塔 (Torres del Paine), 百內角 (Cuernos del Paine) 和格雷湖與冰河 (Grey Lake and Glacier)。健行需要耐力與毅力,莊老師說,「經常走了一個多小時看起來好像還是一樣的景色。」 路途中從平地進入山區朝聖三塔,高度上升地形複雜,氣候變化快,行經陡峭懸崖碰上暴風雨,需要抱著山壁走避,背包套則被吹得不知去向。好不容易健行快六小時到了大石堆轉彎處,居然有路人勸退:「只見一面牆、一潭水,可以不必去了!」莊老師依然登上山後,的確是雲霧繚繞不見聖山,雖是大老遠而來也只能失望的下山。下山半路上,天氣好似有放晴跡象,眼見四下已經空無一人,莊老師突然慨嘆:「現在這個世界上,跟 「它」最接近的就只有我們兩個人 這一席話居然讓老師夫婦有股動力再回頭向上,而且二度挑戰好像更加有勁、步履輕盈,而轉彎過後,壯麗景色就呈現在眼前!他表示,這趟百內公園之旅對於身體跟心理都有非常好的療癒功效。

*二度挑戰,終於見到了三塔

 

*百內公園健行終點 ─ 格雷湖與冰河

 

另一趟瑞典的追尋極光之旅,2014年8月莊仁輝老師從斯德哥爾摩坐了20多小時的火車才到北極圈內的Abisko極光公園,不料民宿房東劈頭就說:8月是沒有極光的。」原本期待的心情頓時down到谷底。不過,莊老師並沒有放棄看極光的念頭,第一晚仍然半夜起床,相迎的竟是畢生首見的亮麗極光,可惜在竟日失望之餘,相機並沒有做好調整,鎩羽而歸;第二晚相機準備好了,但卻遇不到極光。而第三晚居然又上演了極光秀,相機也豐富的記錄下這難忘的極光經驗。很幸運的幾個人,還體驗了極為罕見的極光現象:一般極光的畫面都會有一個主要的投射方向,但是在這特別的天頂極光畫面中,極光是向所有的方向輻射出去,因為它是對準我們「灌頂」而來。(而令人大惑不解的是,當時天頂其實還出現了亮麗清晰、旋轉著的輻射線條,但是之後在網頁/文獻中遍尋不著任何有關如此異象的資訊,而且在拍攝畫面中也沒有留下任何痕跡!)

 

*天頂極光 (消失的輻射線條)

 

接著,莊教授談到他的博士論文研究,乃源於學長闡明「牛頓場並不具有解析式」的一篇論文。但是他仍然努力嘗試進行相關研究,結果他的研究發現:不只多邊形對於某一座標點之牛頓場,乃至於其所衍生的,多邊形之間的推斥力與推斥轉矩也均有解析式,惟需利用雙重積分來做推導。簡報中,莊老師也展示了利用牛頓場產生之推斥效應,所規劃安全、平順的流線型路徑。

 

最後,莊老師提供了目前在其主持之電腦視覺研發中心的行事曆,顯示了平均每周有一場以上的產學交流或技術諮詢會議,需要投入相當多的時間與精力,有些廠商一、兩次之後就沒再聯繫,有人說「這根本是浪費時間」,不值得去做,但莊老師認為這是對產業、社會有所幫助的,仍然堅持下去。畢竟,除了我們,還有誰能提供協助呢?結果這僅一頁的簡報投影片,卻引發了與會同仁最熱烈的討論與意見交流。

 

莊老師一路走來,從生活與工作中,分享了自己的體會,他認為我們應該努力走向高處(在交大的我們或許已達相當高度),面對各種負面意見時,要多傾聽內心的聲音,並鼓勵大家要勇於嘗試,否則絕無成功機會。同時,他也提醒大家,凡事要做好周全準備,包括亡羊補牢,因為幸運之神有可能會再次降臨。

 

  • PSIVT, Dec. 2007, Santiago, Chile,左為莊仁輝教授。